腾讯分分彩五星刷钱
發表日期:2019年04月02日 作者:霜刃 來源:中國反邪教網 字體顏色: 字號:[ ]
審查一下李洪志的“救人資格”

  法輪功頭目李洪志經常將“救人”、“救度人生”掛在嘴邊,大言不慚地標榜自己“安排了大法弟子救眾生”。他在一次“講法”中向弟子宣布:“我就是來救人的,……我在救全世界的人……”儼然最高救世主。李洪志對弟子說,不是每個人都有資格救人的,必須有威德才行。李洪志模擬常人(即被救度者)的口吻說:“你沒那個威德、你沒達到我那么高,怎么救我?”這番“救人資格”論可以簡化為:如果救人者不如被救者,就不具備救人的資格。

  人們不禁要問:李洪志具備“救人資格”嗎?若用上述李氏“救人資格”論來衡量,答案只能讓“宇宙主佛”很沮喪:他絕不具備!就讓我們從“德、能、知”(李主張“去情”,咱就不提“情”了)三方面來審查一下李教主的“救人資格”。

  李洪志道德敗壞,有何資格救人?

  李洪志一向夸大人類的道德問題,并將“法輪功”說成是道德凈土,自詡為道德圣人。然而,李洪志恰恰就是一個最虛偽的道德大蠹。

  他威逼弟子拒醫拒藥,導致千百生命過早凋謝;他誘逼弟子“走出來”與法律對抗,充當其邪惡政治的炮灰,致使弟子身心兩傷,家庭不幸;他慫恿弟子去情棄孝,導致大法癡迷者普遍“躲媽媽”、泯親情……是為不仁。他將參與法輪功功法拼合的早期合作者一腳踢開,將全部成果據為己有;他總體策劃了震驚中外的“4·25”事件,事后卻賴個精光,把責任全部推給了出頭露面的骨干弟子……是為不義。他在法輪功受到社會質疑時,從不“循禮論理”,而是密謀了多起大法弟子圍攻機構、媒體的惡性事件;他面對周錦興的數次邀辯,既不敢赴辯,也從未作過禮節性回復……是為不禮。他耍盡手腕偷改生日,卻死命抵賴;他給弟子開出兩年圓滿、十年圓滿、今生圓滿等支票,但至今卻無一兌現;他公開聲明“永不反政府”,一轉身立馬食言,叫囂“解體中共”……是為不信。他偶爾假裝講課傳功不收費,卻設立功德箱,騙取更多錢財;他非法出版大法書籍和制售各類音像制品,大賺昧心錢;他暗示學員捐款,還通過家人或大法骨干明要暗索,大撈不義之財;他以他人名義組建公司牟取高額利潤,偷稅漏稅……是為大貪不廉。

  總之,殘害生命、諉過于人、造假編謊、食言而肥、大耍無賴、貪得無厭,李洪志可謂道德極其敗壞,人格極其卑下。這樣的人,還有什么資格侈談“救人”!

  李洪志能力不如人,有何資格救人?

  李洪志一向把常人貶得一錢不值,可他自己能力遠不如常人,根本沒有“救人資格”。

  李洪志作為師父不如常人的老師或師傅。學生請教老師或徒弟請教師傅時,后者一般總會給予理論或實踐上的指導,甚至是手把手地教。可李洪志往往因為無能而交白卷。當弟子為新唐人節目數量和質量的矛盾向他請教“如何把握的更好”時,他的答復是:“沒有什么特殊的辦法,師父不能給你們特殊的辦法。”在某次“華盛頓特區法會”上,李洪志干脆就自動走下神壇,無奈地承認“沒有辦法,連師父都沒辦法了”。常人是“名師出高徒”,大法是“庸師騙癡徒”。李洪志承認自己搞經營不如常人,于是他只能要求弟子老老實實地向常人學習:“實踐證明,人的經營方式是很有效的,那為什么大家不做呢?”“常人怎么做的、公司怎么經營的,你們就怎么經營”。顯然,李洪志自認為不如那些經營、管理有方的常人,否則擁有無數法身的“主佛”何不親自授徒、教他們經營大法實體?李洪志主抓“神韻”的糟糕業績,集中地證明了他是個無能漢。吹過幾天小號的“小來子”,本以為搞文藝不在話下,誰知道“神韻”在他的折騰下糗事連連,敗績累累:什么弟子填場假扮觀眾嘍,什么記者充數假稱爆滿嘍,什么澳洲演出遭哄臺嘍,什么歐洲年年虧損嘍,什么“第一秀”成了“地攤貨”嘍,什么弟子推票如做賊嘍……一句話,沒有最糟,只有更糟,沒有最丑,只有更丑。 李洪志貶醫卻求醫割除了闌尾,更說明他離開常人活不了。這方面論者已眾,毋勞贅言。總之,李洪志能不如人,何能救人?

  李洪志知識不如人,有何救人資格?

  李洪志自吹無所不知,無所不曉,十分淵博:“很多人看過書(指《轉法輪》)后都有一個想法,也有人講:李老師有多大的學問哪?他把古今中外,天文、地理、歷史、化學、物理、天體物理、高能物理、哲學,好象是很多范疇都概括進去了。人們覺的老師的知識很淵博……這些理論你無論翻遍世界上所有的書,你學了世界上所有的學科,你都學不到的。”如此自吹自擂,真不知世界上還有“羞恥”二字。

  然而,這個無所不通的博學家,時不時鬧出常識性笑話。最典型的是屢屢將“光年”當作時間單位:“我們現在用最大的望遠鏡去看的時候,看到的光景是十五萬光年以前的事情。要想看到現在天體的變化,那得十五萬光年以后才能看的到,那相當久遠的。”“銀河系中發生的事情你說十五萬光年才能看到,其實我告訴大家,說不定三、兩年你就能看的到。”光年是長度單位,這樣一個小學自然常識,李洪志竟然不懂。除了對“光年”望文生義而外,李洪志鬧出的常識性笑話還很多:妄把“裂變”當作“聚變”,杜撰“細胞排泄”概念,胡說“一切物質都是由水構成的”,妄言“萬有引力是由于地球旋轉產生的”,胡謅“海水不是水”瞎說“五百年前是元朝”……可謂笑話百出,無知之極。

  李洪志喜侃好吹,張口不能自休,可語文水平很差,錯別字、病句比比皆是,還自我解嘲為“隨意所用”,辯解為“文章的表面上不華麗,甚至不符合現代語法”。在他的筆下,以用詞論,“程度”成了“成度”,“目的”成了“目地”,助詞“得”成了“的”,“絕不”成了“決不”,“重新”成了“從新”,“常年”成了“長年”,“真相”成了“真象”……以語法論,不明邏輯關系,濫用“但是”、“絕對”等。“主佛”語感魯鈍,在《再轉輪》(即退團聲明)中說出了“被動的被入團”這樣的荒唐語;在《大法弟子必須學法》中,竟然將貶義詞“喋喋不休”用在了自己身上。如此等等,不一而足。

  李洪志的知識水平都爛到這種程度了,還好意思說要救人?

  最后,讓我們模仿“主佛”口氣對“小來子”說這么幾句:“你李教主要能救了我等常人,你得能到了我這層次才行,你得有這個德、能、知,你才能救了我。你沒那個德、能、知,你沒達到我那么高,怎么救我?”


【打印本頁】 【關閉窗口】

相關專題: 熱門文章: 相關文章:
? 李洪志有沒有“業力”?(圖)
? 他脫離“全能神”走上創業路
? 李洪志應向他們賠罪(圖)
? 社評:一帶一路倡議結出碩果
? 反邪教育應從娃娃抓起
我來說兩句
查看更多評論


腾讯分分彩五星刷钱 香港赛马会直播开奖 pk10六码公式计划 今晚广西双彩开奖结呆 什么是半全场胜平负 11选五5第636期开奖结果 时时彩1368跟那个位稳 黑龙江时时走势lm0 新时时彩新时时彩 浙江61体彩走势图 今天幵的什么特马结果